敢吃螃蟹的人

2018-10-20 10:03:55

任荣生

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健身交谊舞、社会舞蹈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国际级裁判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国家级教师

·敬业源于责任

了解体育舞蹈、经常参加体育舞蹈比赛的舞者们应该都认识任荣生吧?他绝对称得上是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元老级人物。“金牌主持”是他最亮眼的标签,因为近20年,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的大型赛事他无一缺席。太敬业了吧?他说:“敬业源于责任。”

说到敬业,不得不提及的是任荣生对主持这份工作的态度。即便做了20年的主持人,即便有了很丰厚的经验,每到赛前他还是会非常认真地做很多功课。我总能在赛场碰到他,要么备稿,要么背稿,直到比赛全部结束他才真正“大功告成”。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吃饭时间,大家都在裁判休息室用餐,任荣生一个人坐在桌子的一头,反反复复确认手里开幕式主持稿的文字,手拿着一支签字笔偶尔在纸上勾画着什么,吃饭好像与他无关。

我探过头,白底的纸稿上有很多圈圈点点的标记。仔细一看,有的是需要停顿处,有的是易读错处,还有一些是属于任荣生自己的符号,我没读懂。大概他的心思全然在文字上,丝毫没有察觉我的“窥看”。片刻,他回过神来说:“想学吗?回头教教你,先好好吃饭。”说完目光又落在了稿子上。“金牌主持”这个标签,是他用强烈的责任感挣得的。

·“报幕员”修养

任荣生并不觉得主持人只是一个报幕员。“报幕只是在赛场秩序正常情况下的任务之一,但身为主持人,第一要先会报幕。”另外,还要了解体育舞蹈的政策法规、舞蹈的起源与发展、该场赛事的特点、时间的把控、观众的互动、应急情况的处理等等,总之要包罗万象。

“难道20年的积累还不够吗?”不够。学无止境是真的有道理。“要多学习,多积累,赛前做足功课,到关键的时候才会有应变,才会有风趣幽默。比赛本就是一件紧张的事情,是否能适当地帮选手放松片刻,适当地为赛场调剂气氛,是衡量一位体育舞蹈赛事主持人的标尺。当然主持人最好还要懂舞。”不止这些。比赛进行时主持人站的位置比较高,能够纵观全场。裁判员、选手人数够不够,服装是否符合规定,或者舞池里出现突发事件,主持人可能会比裁判长发现得更及时。

太多学问了。事实上,这是一个竞赛组默契合作的表现。

·追根溯源

生活中,任荣生喜欢吃生猛海鲜。工作中,他是一个敢吃螃蟹的人。不过这只“螃蟹”是30年前的国标舞(体育舞蹈)。主持人之外,任荣生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舞者。中国第一次全国性国标舞比赛,任荣生是第二名。第二次他是第一,时间是1988年。

“1987年,日本的一个国标舞组织找到了中国,通过中国对外友协和中国舞协组织了我们中国的一些国标舞爱好者跟日本人学习,这一舞蹈项目的发展正式开启。我是那批国标舞爱好者队伍里的一员,也是从那时开始,我就加入了体育舞蹈事业的行列,自那之后就没舍得离开。”听着任荣生娓娓道来的过往,我的大脑开始快速旋转,凭借着看过的老电影场景拼凑着画面,像是一台有些错乱了的老式放映机。“你数学好吗?”脑补思绪突然被他的打趣折回现实。“帮我算算我从事这行多少年了?”来不及切换场景,我迟缓了一下,“31年?”

“对喽。第一次比赛就是在我们刚刚看过的文化宫礼堂。”任荣生指了指办公室的窗外,是一座散发着年代感的复古建筑。“1986年底,国标舞引进我们中国,1987年,我们参加了中国第一次全国性国标舞比赛。当时参赛的人不是很多,但选手都是来自广州、上海这种大城市,咱们代表祖国心脏的人民,肯定不能丢份儿啊!”中国体育舞蹈比赛的初期没有很多组别,只有“甲”“乙”“丙”组,任荣生是甲组选手。“第二次参赛拿了冠军,奖品是双卡录音机,而且是一人一个。”从他的语气中,感觉好像那台录音机比冠军头衔来得更让人兴奋。

从那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北京的、全国的、亚洲的、国际的比赛,凡有机会参加的任荣生都到场,年轻的我好像在跟他一起行走看世界,看触不可及的经历,看歇斯底里的乖张。原来真的有人可以活得这么细腻和理想。“2000年后,因为规定,选手和裁判身份必须二选一,我虽选了后者,但没离开舞蹈。”

·技多不压身

任荣生还从事舞蹈教学。

事实上,他从最开始学舞蹈时就教舞了,而且是现学现卖。“我们第一批接受体育舞蹈教育的叫‘黄埔一期’,组织者希望我们能够把学到的东西传播出去,让更多人参与到这个项目当中,所以我在学习的过程中就开始做小教员。那时候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老师,‘录老师’,因为信息不发达,交通不便利,我们绝大多数时间只能跟着录像带学,教室就在这个文化宫。”从那时起,就没停下教学。

随着新一波体育舞蹈力量的逐渐崛起,教学开始有了日益激烈的竞争。身为中国体育舞蹈的“老牌”教师,勇于参与,敢于迎接挑战是任荣生的态度。他总结了这30多年的教学规律,在授课中把复杂的内容简单化,针对学生的不同条件因材施教。正因如此,任荣生不仅在竞争当中没有被击败,相反,找他学习舞蹈的人越来越多。我旁听过一次任荣生的舞蹈课,学生们学得非常认真,所有人的反馈都是“上不够”,一点都没夸张。任荣生上课前不吃饭,他说吃了东西跳舞不舒服。

“关于竞争我早就有心理准备,而且我也习惯了。”试着增加难度,即便短期内看不出来,但保持适量艰辛,就是成长。我问他有没有想过要停下来休息,他说,生命不息,教舞不止。也许在舞蹈里有生活中最原始最纯粹的热情,就像人生中有很多事,不过是手捧热咖啡时一句“趁热喝”的决心。

·一辈子只干一件事

无论主持还是裁判,无论教学还是比赛,任荣生的人生从遇到体育舞蹈开始就选择了“扎根扎营”。他说,自始至终,自己只跟了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这一家协会。任荣生将对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的祝福作为我们采访的结束语:“这么多年,我与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与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的教师、裁判、工作人员都已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我相信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会坚定不移地走自己规范的发展道路。同时,我也相信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一定会勇立时代潮头,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再创新的辉煌。”言语里透着金牌主持的范儿。

任荣生的微信签名是这样写的:一辈子只干一件事。

30多年,就干了这一件事,关于舞蹈,只关于舞蹈。帕斯卡尔有一句话:“人类不快乐的唯一原因,是他不知道如何安静地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我妄自揣测这句话的意思是,那些不快乐的人是因为不知道如何自处,如何自洽,如何自我和解。可能最开始跳舞的任荣生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在尝试“吃螃蟹”的过程中,找到了如何和自己相处的方法,也找到了如何自洽的方法。他把自己奉献给了体育舞蹈,毫无保留。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敢吃螃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