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坚力量

文:桃子 编辑:刘璐   2018-10-20 10:03:55

随着体育舞蹈在中国的稳步发展,新人源源不断地注入,中国体育舞蹈队伍越来越壮大。在此之中,有这样一批人,他们有的是中国体育舞蹈发展史上最早一批“初学者”,有的是从事体育舞蹈行业时间最久的传播者,有的是中国体育舞蹈赛场的冠军宠儿……他们是体育舞蹈这个大家庭的佼佼者,也是体育舞蹈的中坚力量。他们的故事,你想知道吗?

先让自己 活成一条河的模样

张清澍

北京体育大学副教授 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国际级裁判

·第一印象

我对张清澍的第一印象是严厉、严肃、严谨。第一次采访是微信聊天的方式,隔着屏幕,只觉得紧张的气氛直逼而来。与张清澍初次见面是在赛场,他西装革履的打扮,以裁判长的身份纵观着全场,尽管现场的音乐或俏皮或优雅,都没有冲淡他脸上的认真。后来采访过张清澍很多次,但几乎都是围绕他裁判长或是教授的身份。而这一次采访关乎他所有身份,同时也无关所有身份。

采访地点在北体大附近的一家面馆。下午4点,张清澍刚健完身,还没来得及吃午饭,他给自己点了一碗面,帮我点了一杯果汁。一身运动装,条纹的T恤上印着一面五星红旗。“最开始您是怎么接触到体育舞蹈这个行业的?”我的话音还没落,点的面就送来了。他把面往旁边推了推,然后开始针对我抛出的问题进行“解析”。忘了是谁说过:“想要思维如大江大河滔滔不绝,就先得让自己活成一条河流的模样。”这句话拿来形容张清澍正合适。

·一心二用

起初在职场上,张清澍不是一个专一的人。

“我7岁开始就一直练体操项目,直到1990年,国家体育总局开始面向全国进行体育舞蹈教师培训。对了,那会儿体育舞蹈叫国际标准舞。”纯正的北京口音拉近了采访距离。当时的张清澍在河北体院做体操教练,他接到通知,说体院需组织体操教研室的老师参加培训班的学习。虽然当时体育舞蹈进入中国已经有4年时间,但绝大多数的人依然对体育舞蹈了解甚少,毕竟在那个年代信息是不发达的。

第一期教师培训班,张清澍整个人是懵的。“交谊舞我还多少知道一点儿,拉丁舞我都没见过。但来都来了,得学啊!”他说当时大家跳的拉丁舞都是用交谊舞的伦巴动作比划。“舞伴儿之间俩人就跟擦玻璃似的,这边画一圈儿那边画一圈儿。不过说真的,第一次接触拉丁舞,觉得很新鲜。”事实上,参加第一批培训的学员在享受国家提供培训福利之余,还肩负了任务——教更多的学生跳舞。

带着任务学习很有压力,张清澍被“逼上梁山”,把自己多年的体操经验都拿了出来。“还好我有体操底子,舞蹈学起来比其他同学稍快一些。培训结束没多久就开始兼顾教体育舞蹈了。现在想想,年轻人更多的是‘无知者无畏’吧。”1992年,张清澍到北京体育大学进修,教育出身,又是学校唯一一位参加过体育舞蹈培训的教练,本着学习态度的他“硬”是被校领导留下从事体育舞蹈的教学工作。1994年,他“丢掉”体操,开始专心投入体育舞蹈事业。

·自律才会自由

“一晃24年了。”张清澍把自己的青春都给了体育舞蹈。从最开始的舞蹈教师到如今的教授,从最开始的实习裁判到如今的裁判长,24年的职业生涯,旁人很难想象这句“风平浪静”的话中包含了多少波涛汹涌的经历。

早期的舞蹈教学对于张清澍来说游刃有余。那时候的学生没有一点体育舞蹈基础,他的任务就是把自己会的东西认真教给学生即可。慢慢地,每一年涌入北体大的体育舞蹈学生数量开始递增,舞者的水平也逐渐提高。2004年,学校来了一批有舞蹈底子的学生,张清澍感受到了自己的教学危机。“我意识到自己必须得跟学生们同步到学习当中,并且要加大在体育舞蹈潮流中向前滚动的力量。”

怎么才能让自己的教学水平高于中专老师、怎样才能发挥自己的优势给学生传授更多的知识,是张清澍当时首当其冲要解决的。当然,这也是他从事教学事业以来一直在探寻和思考的。于是他放宽眼界,更新舞蹈技术、参考教学方法、累积执裁经验等等。他真实的脚踏实地,验证了那句“自律才会自由”。

·赛场插曲

张清澍也参加过体育舞蹈比赛。“我就参加过一次比赛,不记得比赛具体的名字了,只记得在青岛。上去跳了一轮,然后我就被淘汰了……”我忍不住追问了一句:“当时是什么心情?”问完之后又有些后悔,感觉更像是补刀行为。“我就是去打酱油的。”他打趣地说道:“那会儿比赛主要就是凭着个人对舞蹈的感觉,不像现在对技术要求特别严格,比赛前各种突击训练或者加课时学习。我那天比赛的赛服是在赛场跟别人借的,连舞伴都是现场临时‘抓’的。”这一赛场插曲,听上去新鲜有趣。

年轻时的敢做敢当是最珍贵的。

“我就是想去参与一下比赛,每一支舞都跳了一回就‘下来’了。”对于“过来人”,能发现自己的方式有很多,但在当时初出茅庐的张清澍来说,就是敢于尝试。“对于比赛,我是不占优势的,所以索性就不比赛了。”不存在输不起这回事,相反的,那场比赛让他更加找准了自己的强项和方向:把教学当做头等大事,让自己的学生走向赛场,走向领奖台。他做到了,并且做得很好。

·裁判员的平衡点

培养选手,就要先了解赛场。“体育舞蹈的赛场变化太大了!真的太大了!尤其是近几年。”这是张清澍身为资深裁判员对体育舞蹈赛场发展最简单明了的概括。何为资深?1997年开始执裁全国性赛事,一直到现在他都没离开过赛场。选手水平不断上升,比赛越来越规范,中国体育舞蹈如今已经能在世界上站稳脚跟。这是我们所有人有目共睹的大局势。张清澍眼里,赛场还有很多细节。

“作为裁判员,公平、公正是义务和责任。”绝大多数的裁判员都身兼教师和裁判双职,最难的就是执裁时给自己的学生打分,张清澍也不例外。“这是一个很难让人跨越的坎。自己教的学生,赛前我陪他们做大量的训练,又给他们做各种心理辅导,如果执裁时我不‘仁慈’一点,他们可能会因为得不到我的支持更加质疑自己,但太过‘仁慈’又违背了公平公正的原则,做好平衡是作为裁判非常难做到的。”

“打个比方,站在领奖台的选手是三楼的水平,而我的学生水平只在一楼,我可以仁慈地给他一楼半,既给了他鼓励,又不影响他和其他选手的成绩。这是我认为作为裁判员在自己学生的私人感情和执裁工作的公平公正之间,最佳的一个平衡点。”

·人生两大幸事

人生两大幸事:一是遇见自己的贵人,二是成为别人的贵人。

先说后者。亚运会、世界锦标赛、国际公开赛等比赛的领奖台,都有张清澍的得意门生。再说前者。在北体大,张清澍遇到了赏识他的校领导;在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张清澍遇到了重用他的尹国臣主席和苏洁秘书长。

“这么多年,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给了我很多重要的任务,这是对我的信任和认可。既然身在其位,我就必须拿出忘我的精神对待工作。无论是教师还是裁判,我所执行的事都是以服务体育舞蹈者为基准,这是工作的责任和义务。”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张清澍特别珍惜几位伯乐的赏识,所以在这么多年的工作中,他从未有一丝怠慢。“做人不能忘本,谁对你好过,那是要记一辈子的。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坚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