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鹏 汪琪 奔波在路上

文:周泓 图:赵鹏/汪琪提供 编辑:刘子倩   2018-10-20 10:03:55

对于职业舞者来说,为了比赛或者学习来回奔波是自然不过的事情,目前异地的赵鹏/汪琪更是如此。但是为了舞蹈,他们有着将“异地”过成“同城”的毅力与行动力。这大概也是两人继A组连续5年冠军之后顺利摘得职业组标准舞桂冠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这当然不是终点,只是舞蹈的一个新阶段。”曾荣获过亚洲室内运动会、东亚运动会全能冠军的赵鹏/汪琪身上背负着众多期望,“我们的目标不仅是竞技场上的冠军,还有艺术表演舞上的成绩。因而退役还很远、结婚也还早。”他们,一直在路上,为了舞蹈而奔波。

不为鲜花掌声,职业阶段更为平和成熟

“之前在比A组的时候,我们就是一心想赢,喜欢被光环环绕,需要很多很多的掌声、荣誉、鲜花,很想去证明自己,内心比较浮躁。”赵鹏/汪琪说,“升到职业组之后,我们的心态多了一些平和。舞蹈对于我们的意义从一种竞技变成了一种事业,努力的方向也从单一的想要赢拓展出新的目标——我能为我的舞蹈做些什么?为我的学生做些什么?为我的舞蹈事业做些什么?”

“怎么还不升?”“听说你们升了?”当时还在A组奋战的赵鹏/汪琪时不时就要进行这样的对话,“生?我还没怀呢!”汪琪只能幽默应对。的确,跳了5年的A组,拿了5年的A组冠军,同一批的“战友”黎璐/郭青、程丹/李祯妮等早就升入职业组,他们也是时候升职业组了。当他们做这个决定的时候,获得了他们的恩师沈毅的认可。

“最开心的时刻是在A组最后一年比完全国锦标赛,紧绷了5年的神经感觉一下子就轻松了。”赵鹏/汪琪说。他们完美地结束了自己的A组生涯,获得的成绩有目共睹。

然而,刚升入职业组的他们,新的征途才刚刚启程。虽然他们已经是职业组的冠军,但“这仅是一个好的开始”。对于赵鹏/汪琪来说,舞蹈依然是他们的重心所在。在今后的比赛中,除了国内赛场,他们还想在国际赛场上取得一些突破。为了这个目标,他们会跟随更多的老师上课,希望“多一些理念和灵感的碰撞”,对舞蹈的要求也会更细腻、更精致。

没有永远的冠军,只有坚持不懈的努力

“常胜将军,真的是没有的。所以不管任何时候、任何一场比赛,你都要尽力地做到最好的自己。”赵鹏/汪琪说,“我们不会因为任何一件事情去耽误一场比赛,身体有疼痛、学校课业上的琐事、受邀教课表演,甚至和家人团聚,都不是理由。跳舞永远是第一位的。可以说,从2008年到目前为止,我们对得起每一次比赛。”

搭档这么多年,赵鹏/汪琪参加过不计其数的比赛,甚至至今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场中国体育舞蹈公开系列赛。就是在这样的打磨和历练中,他们才练就了如今的自己。

“真正害怕的只有一次。”那是赵鹏/汪琪拿到A组冠军的第3年,当时他们的舞蹈正处于上升期。赵鹏/汪琪原计划在比完波兰公开赛之后,紧接着就到维也纳参加世锦赛,出人意料的是,没有任何征兆,赵鹏就无法移动。一开始两人都有些大意,以为躺着休息一下就能好转。结果赵鹏躺着躺着越发严重,疼得动弹不得。“连床都躺不了,因为太软,只能睡在地上。”试想身在异乡、又无法回国的他们,当时是一种怎样的情形?一直都是乐天派的汪琪这次竟然被吓哭,就连稳重的赵鹏也开始慌张,“当时别说继续跳舞,我们都已经开始担心后半辈子能不能站起来。”好在,他们通过主办方寻找到当地一位有名的医生,经过治疗,三天之后赵鹏才有好转的迹象。

“成才之路”——舞要跳好,人要做好

赵鹏/汪琪对于教学的理解是这样的:“教选手的时候,我们会更加关注选手自身的舞蹈风格,在他们原有动作的风格上,纠正或者加入一些细节,让他们跳得更有内涵;教小朋友的时候,如果遇到问题,我们会先沟通,了解他们的想法,在找出问题出现的原因之后,再对症下药。”

目前的赵鹏/汪琪,一个在上海德艺体育舞蹈专修学院无锡分校做老师,一个在上海体育学院读研究生。两个人工作日的时候,一半的时间在无锡教课、一半的时间在上海教课,每个周末不是在比赛,就是在上课或表演。

说起教学,他们也颇有心得。“光说不练假把式。”汪琪认为教课一定要带着学生多练习,多做一些示范,这样他们才能更直观地看到动作的效果。赵鹏认为如何处理音乐、如何在音乐中舞蹈是最重要的技术,其次才是动作技巧。

担任班主任的赵鹏还对学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为一名学生,不仅要跳好舞,还要做好人。所以不管在舞蹈上,还是在生活中,他都时刻谨记自己是一名老师,要时时刻刻为学生做好榜样。正如他所说:“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我都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为人师表。”

赵鹏还回忆说:“之前有一场外籍裁判打分的比赛中,学生拿了21岁组的第2名,那种感觉真是太开心了,比我自己拿冠军都开心。”也正因为如此,学生感受到班主任的真心,回报以真情。即便受到体能惩罚、抄文章、背记英语单词,他们也知道老师是真的为了他们好。学生们都亲切地称呼赵鹏为“鹏哥”,充满了崇拜之感。

当舞蹈成为本分,“异地恋”也是“同城恋”

“作为一名选手,拿到冠军奖杯、跳好舞、尽自己最大能力训练到最佳状态,是我们的本分、我们的本职工作。努力、刻苦、勤奋、辛苦,这些都没有什么好值得去炫耀、去倾诉,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而不是为了什么去做。”

赵鹏在无锡,汪琪在上海。无锡到上海,来回开车需要4个小时。实打实的异地,两人却硬生生地过成了“同城恋”,甚至比同城更过之。

“我们几乎每天都见面,因为要练舞。”汪琪开玩笑地说,“估计不练舞就不见面了。”“除了练舞,还要给学生上课。生活中需要扮演的角色蛮多,但都离不开舞蹈。”赵鹏补充道。

从2008年搭档到现在刚好10个年头,忙碌的他们几乎没有约会的时间。汪琪笑着透露:“难得去电影院看场电影,他睡上半场,我睡下半场。”

赵鹏/汪琪的心思都放在了舞蹈上,因此生活也变得更为简单开心,朋友不多但都贴心,没有突如其来的小浪漫、小惊喜,但相处融洽、没有争吵。汪琪调皮地表示:他们相处得像兄妹一样。“因为在一起总是要干正事儿,不然总耽误事情。”好在,赵鹏绅士地保证道:“求婚的时候一定会浪漫点。”

关于何时何地求婚,两人不约而同地说:“还早。”家里也并没有催婚,和他们一样保持着顺其自然的态度。不过,对于未来的小宝宝,汪琪有着自己的偏好:希望生一个属龙的射手座。

现阶段汪琪想要顺利读完研究生,“能多学点就多学点,以后也没什么机会可以再回学校读书。”赵鹏一来希望自己保持一个最佳的竞技状态,二来本着老师的一颗真心,想要培养出一些优秀的小选手。

快问快答

(赵鹏/汪琪以下简称:赵/汪)

1.各自的星座?

赵:天蝎座。汪:摩羯座。

2.有什么口头禅?

赵/汪:没有。

3.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

赵:打理头发。汪:睁开眼睛。

4.不跳舞的时候,两人经常约会的地方?

赵:没有休息的时间。如果有,只想呆在家里。

汪:如果真要说不跳舞的时候,大概就是回上海体院上课的时候。

5.KTV必点的歌曲是?

赵:真没什么必点的。因为都会唱(哈哈)。

汪:曹操。

6.出门包包里不可缺少的一样东西?

赵:香水和薄荷糖。汪:人。

7.最近一次哭是为了什么?

赵:很久没哭过。

汪:花了两小时研读一篇论文,结果没看懂,就在寝室哭着给朋友打电话。

8.最喜欢的一部电影?

赵:《英雄本色》。

汪:《夏洛特烦恼》。

9.彼此评价对方的三个词语?

赵:真、善、美,她在我心里是最美。

汪:帅气、仔细、为人师表。

10.如果不当舞者,你们最想做什么职业?

赵:音乐家。

汪:只要不是到处奔波的职业,都想要尝试。

记者采访手记

在与赵鹏/汪琪的多次交谈沟通中,笔者鲜明地感受到两人不同的个性:汪琪大大咧咧,充满孩子气,开朗热情,但一涉及到挚爱的舞蹈,摩羯座工作狂的气质立显;赵鹏稳重话少,情感内敛细腻,对舞蹈严肃认真,有着天蝎座般的深沉。彼此之间,她崇拜、他宠爱,天生一对。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赵鹏 汪琪 奔波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