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帆如瀑 砥砺前行

文、图:CBDF提供 编辑:刘子倩   2018-06-11 16:34:20

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资助项目

编剧/总导演:门文元

总导演:曹晓明

天津歌舞剧院 中国国际标准舞总会 创作演出

一面随着海河涛声而来的红帆,驶进国家大剧院。一部在题材与体裁上都匠心独具的舞剧《海河红帆》,于2017年12月20日在国家大剧院隆重上演。作品根据刘誉创作电视剧《锋刃》改编,讲述了1937年发生在天津的地下党人,潜伏、救赎、相爱、献身,为了理想和信仰宁死不屈的烽火情缘与锋刃悲歌……

结合时代 继承创新——国标舞与芭蕾舞首次“牵手”

(编剧/总导演 门文元)

该剧创意之初,有过疑问。国标舞和芭蕾舞如何构成一部舞剧?尤其是相比较下舞台艺术不甚成熟的国标舞怎么用自己的语汇表现戏剧情节?

的确,就舞蹈语言单方而论,国标舞和芭蕾舞迥然两样,不可能通过一部剧在舞蹈本体上骤然融合。

舞剧是以舞蹈为本体的戏剧,它必须有戏剧结构,必须塑造人物、呈现主题。这部戏是谍战题材,内容和背景很适合国标舞。在当年天津租界里,洋范儿浓,戏的矛盾大多是在舞厅里。所以,人物可以西装革履,可以穿旗袍、穿高跟鞋,这样一来在戏的场景设计和角色表现上适合国标舞和芭蕾舞的展现环境,符合这部剧的脉络走向。再者,两个舞种同为外来舞种,具有悠久的历史,它们本身已形成的样式为舞剧提供了基础,在整部舞剧中,可以看到民族舞、当代舞等元素,但主要是以国标舞和芭蕾舞为主,这些都是为人物服务,为戏剧服务……所以,舞剧需要在兼顾舞、戏、情、景的基础上将题材与体裁结合。题材与体裁的契合才是关键,国标舞与芭蕾舞的“牵手”并非牵强附会,而是舞剧本体需要。

创新活力彰显文化自信

(出品人 高久林)

“红帆如瀑,砥砺前行”可谓忠实地总结了这部舞剧的整体创作过程。天津歌舞剧院和中国国际标准舞总会通力打造的这部作品,影响深远,意味悠长。不敢断言《海河红帆》是最好的舞剧,但肯定,它是芭蕾舞与国标舞的首次携手,是舞台剧的首创。此剧的创作本身便富有时代的创新精神,精湛的技艺和对角色的精准把握与塑造不仅是对舞剧本身的证实,更是对推出文艺创新人才的历练。

我认为,创新活力是文化自信的根本。是对本民族人文力量的态度!这种态度是在坚持对固有文化不离不弃,是有继承与有发展的态度,是不自封,但有取舍的文化理念。

国标舞的创造性转化

(总策划 王永刚)

国际标准舞引进中国30年来发展迅速、成绩斐然。作为中国国标舞传播的先行者与发展者,中国国际标准舞总会(CBDF)在注重赛场的同时,“舞台”则是延续并且丰富国标舞生命的又一扇大门。正如著名舞蹈艺术家贾作光生前所言:“国标舞首先是艺术的,然后才是竞技的。”

从国标舞艺术表演舞锦标赛、展演的不断推进,CBDF一直在不断进行国标艺术的有益尝试。《海河红帆》的创作,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酝酿已久,是中国国标舞的发展方向造就了《海河红帆》。如果没有上述众多国标舞艺术创作活动,没有将国标舞视为舞台艺术去发展的点滴积累,国标舞这种重于竞技的舞种是无法骤然进入舞剧艺术的。所以,我认为国标舞向艺术层面的文化创新与创造活力是今日《海河红帆》的奠基石。

不忘初心 兼收并蓄

(总导演 曹晓明)

从创作编排着眼,为剧情、为角色服务,是《海河红帆》芭蕾舞、国标舞既独立又相融的主要因素,同时也是这部剧各艺术工种在价值观上的共识。排练之初,音乐、舞美、服装、多媒体等各工种在遇到舞剧艺术新成员的国标舞时,各方都显示出困惑。因为,首创没有任何先例可以借鉴,如果没有大胆创新,根本无法前行。可谓“多少殚心竭虑日,汗水滴尽人自知”。

艺术的创新绝不是单纯的形式新颖,而是去触动人的灵魂。高级的艺术不在于做区别,在于去寻找人类的共鸣。芭蕾舞的美感、国标舞的激情,两个独特的舞蹈符号编排在一起产生了特殊的魅力,形成了独特的艺术质感。

一个民族的文化,之所以可以挺立千秋,绝不是孤傲地排他,也并非毫无己见地容纳,而是知分晓但包容地结合。

上一篇回2018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红帆如瀑 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