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舞中舞者们是如何放飞自我的?

文:Yvette 图:Liz、Yvette 编辑:刘璐   2018-06-11 16:34:18

参加比赛时,舞者们都会严格按照比赛规定,从着装到发饰,从步伐到技巧全方位武装自己。被局限在比赛的规则里久了,舞者们也不自觉地“躁动”起来。一旦离开赛场,出现在表演舞当中,他们就开始放飞自我——道具、托举、夸张的着装……到底有哪些“大招”让你过目难忘呢?

神道具助攻:遮眼布

迪马哥与舞伴欧嘉的表演舞想必不少中国的观众都很熟悉,他们的表演常常会令人耳目一新。在一支华尔兹中,欧嘉的眼睛上蒙了一块长条布,迪马牵着欧嘉走了出来——剧情很明显,欧嘉扮演了一位失明的女孩子,在迪马的带领下,恢复了光明。王子与公主的故事总是非常动人,而一条小小的遮眼布也让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其实把眼睛蒙起来也并不是迪马和欧嘉的“专利”,很多表演舞当中我们都看到过类似的表演,而同样的道具往往也会被演绎出不同的感觉。蒙着眼睛跳舞,也算是表演舞中的一个“经典项目”。

终于可以双脚离地了

体育舞蹈(国标舞)比赛有着明确的规定,选手在比赛时不允许双脚离地超过两秒,目的是为了禁止大家做托举动作,以免伤害到他人。而表演舞就不一样了,偌大的舞池都属于你,不用顾忌会不会伤到旁边的舞者。

正因如此,托举动作也就被进行表演的舞者们大胆使用了。标准舞的姑娘们穿着美美的裙子,当然要来一个公主抱。男士抱着女伴高速旋转,想一想都觉得像是一场唯美的电影;而拉丁舞的姑娘们因为不会受到服装的限制,更是玩起了很多花样,有像花样滑冰一样的托举,也有男士俏皮地将女士背在身上……

在表演舞赛场上,舞者的想法得到了更大的发挥,观众也可以享受到更大的视觉冲击。

夸张的造型

2017年世界表演舞锦标赛标准舞的冠军,以《权利的游戏》同名舞蹈摘得桂冠,他们的服装就让大家过目难忘。与比赛中常常出现的标准舞裙不同,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的女性角色往往充满个性,而这一次的表演舞当中,这对丹麦选手也选择了与剧中角色相符的暗黑系服装,女舞者更是将自己的舞鞋制作成长靴的模样。

同样是世界表演舞锦标赛,在去年的比赛中,中国选手莫然/周洁进入决赛并获得第6名,他们的妆容和造型可谓让人记忆犹新。莫然的造型像极了韩国电影《釜山行》当中僵尸,看起来十分狰狞和恐怖,再加上一些表情上的配合,单单从造型上就让人感到深深的恐惧。而当莫然饰演的“僵尸”被感化之后,尽管妆容依然可怖,但却十分令人动容。

这样的感官体验和剧情效果是规规矩矩的比赛场上所看不到的,也正是这些超出正常想象范围的服装和妆容造型,才让观众看到了不一样的标准舞舞者。

意想不到的剧情设计

除了以上种种,舞者们还会在剧情设计上跟观众玩一把心跳。众所周知,体育舞蹈(国标舞)是与观众互动效果非常好的一种舞蹈,而“不怕事大”的舞者们偏偏觉得只是简单地对视一下还不够,一定要从观众当中走出来。在表演舞当中,常常会看到一些舞者在音乐响起时还在观众当中坐着,忽然间从人群当中走出来,惊艳了所有人。

还有一些舞者,大胆地将男舞者和女舞者的角色来了一个互换,男扮女装、女扮男装往往惹得观众捧腹大笑。除此之外,还有扮演胖子跳舞的、扮演清洁工的,表演舞让舞者们过了一把角色体验的瘾。

其实从字面意思上看,表演舞,它本身也更像是表演,更需要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去诠释其他的角色。而舞者生来就是一群疯狂的艺术家,拆除了条条框框,让他们放飞自我并不是什么难事。

上一篇回2018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表演舞中舞者们是如何放飞自我的?